帖子详情 您在阅读帖子内容并对帖子进行投票之后,可发表回复。

2020年Libra大概率落地,中国央行DC/EP助力人民币跨境

作者:BigLoser    访问次数:53    投票总数:0   
创建时间:2020-05-18 22:28:54   

日前,Facebook(脸书)的Libra2.0版本白皮书发布,放弃了盯住一篮子货币的做法,而转为盯住单一货币稳定币,比如LibraUSD、LibraEUR、LibraGBP和LibraSGD等,并积极拥抱监管的态度,还承诺当央行数字货币发行后,会将Libra直接与该国央行数字货币挂钩,避免直接竞争,这使得Libra在年内推出的可能性攀升。

同时,私营部门数字货币的兴起也加速全球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进程。值得一提的是,疫情下的财政救济催生了“数字QE”的需求。

在美国国会早先的一揽子财政刺激方案中,据称曾有美联储一并推出央行数字货币,并直接发放救助资金到家庭和企业的安排。虽然没有出现在最终公布方案中,但这并不意味着美联储(联合私营部门)将不会采取行动。

在这一背景下,各界认为中国央行数字货币DC/EP(数字货币/电子支付)将有望率先问世。DC/EP跨境支付的便利性也将增强人民币作为贸易结算货币功能,加速人民币国际化。

究竟Libra2.0后续可能会如何推进?

全球CBDC会如何发展?

中国DC/EP的推出还会面临什么挑战?

真正的人民币国际化还需要做点什么?

对此,笔者日前专访了万向区块链公司首席经济学家邹传伟博士。

 

Libra美元稳定币今年大概率落地

 

提问:根据当前美国各方面的意见表态,你认为Libra受到的阻力有多大?今年是否可能落地?

 

邹传伟:Libra改成以单一货币稳定币为主、一篮子货币稳定币为辅后,在美国受到的阻力就不大。

美国希望Libra加强而不是削弱美元地位,而Libra美元稳定币主要是一个新的美元支付工具,不会有货币创造,不影响美国的货币主权,金融风险可控(参照货币市场基金监管),合规框架非常清晰。

加之全球范围内,各国都有不少私营机构推出的单一货币稳定币,例如挂钩美元的稳定币USDC。基本来看,Libra美元稳定币会加强美元地位,因此我认为Libra美元稳定币今年内肯定可以落地。

(注释:早前的Libra1.0挂钩一篮子货币——50%美元、18%欧元、14%日元、以及11%英镑和7%新加坡元,希望让这个稳定币价值更加稳定,解决比特币暴涨暴跌的瑕疵。但问题在于,挂钩一篮子货币不仅难以操作,更可能让监管机构认为脸书可能是在创造一个超主权新货币。因此,此次Libra2.0选择在挂钩美元、欧元等单一稳定币,也能让监管者减少一些担忧。)

 

提问:即使是在新的规划下,Libra储备资产未来发生例如2008年美国货币基金那样“break the buck”(跌破净值)的担忧是否仍然存在?

 

邹传伟:Libra单一货币稳定币将有充足的储备资产支撑,储备资产将具有短期限、低信用风险和高流动性等特点,由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短期政府债券构成。而且储备资产的管理基本采用了接近货币基金的严格管理办法。

但即使有高质量、流动性好的储备资产,Libra网络(Libra联盟的下属机构,拥有储备资产并发行稳定币)仍可能亏损(比如在利率急剧变化时),或在极端经济情况下难以出售资产。

例如,对单一货币稳定币,如果稳定币法币储备市值低于发行在外稳定币的面值,法币储备就处于非足额状态。法币储备即使非足额,也能应付常态下的赎回需求,这个状态可以持续一段时间。

如果出现针对稳定币的挤兑,不可能所有持有者都能按面值赎回稳定币,早赎回比晚赎回对自己更有利,个体理性选择就是早赎回。

如果赎回规模足够大,稳定币发行者为应对赎回,需要出售法币储备中的部分证券头寸。如果是“火线出售”,一方面将不得不以低于市场价格的价格出售证券,另一方面会拉低市场价格,进一步降低法币储备市值。

Libra联盟考虑引入两个措施:一是赎回延时,以使Libra网络有充足时间来出售政府债券;二是早赎折扣,对快速赎回收取一定费用,使稳定币持有者内在化他们挤兑造成的负外部性(即分担“火线出售”造成的亏损)。

从Libra 2.0对法币储备资产的投资限制、托管机构、独立审计、信息披露、资本缓冲和赎回限制等方面要求,不难看出货币市场基金监管的影子。

 

提问:脸书表示未来将Libra直接与CBDC挂钩,避免直接竞争。但如果CBDC不是发行在Libra区块链上,“用CBDC替代单一货币稳定币”应该是没法实施的。如何看待这一挑战?

 

邹传伟:这实则并不构成问题。即使CBDC不基于区块链,未来Libra单一货币稳定币用CBDC做资产储备,使Libra网络不用管理相关的储备资产,降低信用风险和托管风险。

 

提问:如果Libra项目在还没有单一货币稳定币的国家通行,会引起货币替代方面的担忧,这要如何解决?

 

邹传伟:Libra的确在新兴市场等弱势货币国会有更大替代作用。单一货币稳定币会强化强势货币的地位,侵蚀弱势货币的地位。Libra联盟已表态,到时将与该国中央银行和监管机构合作推出锚定该国货币的稳定币。

“数字化QE”需求萌芽、CBDC加速

 

提问:疫情下,全球似乎对于“数字化QE”的呼声高涨。如果央行加速推动CBDC,那么Libra本身是否还有较大价值?

 

邹传伟:即使全球央行加速推动CBDC,Libra仍有价值。Libra代表了一个多货币的金融基础设施(主要体现为Libra联盟链的安全和效率和相关监管框架),一个跨国境的金融生态(主要体现为Libra联盟成员、指定经销商、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非托管钱包用户、法币储备池的托管和管理机构等参与者),有跨行业的应用场景。Libra联盟在技术实力和商业拓展上不弱于很多央行。

 

提问:为了避免私营部门的稳定币对法币构成的潜在挑战,各国CBDC的研发和推出也可能加速。尽管美国曾传出“数字QE”,即直接发放救助资金到家庭和企业的安排,但最后并未落地。在疫情的推动下,美国会否重新思考这一问题?主要的顾虑是什么?

 

邹传伟:就“数字QE”而言,第一批疫情救济(Coronavirus stimulus checks)基本发放完毕,寄支票和银行转账的效率尚可。第二批国会还在讨论,不见得有。即使有,数字美元也是远水接不了近渴。疫情过去后,通过数字美元发疫情救济的紧迫性将进一步下降。

再进一步来说,美元已是占主导地位的国际货币。美联储不会主动推出数字美元。目前美联储和财政部高层没有对数字美元的严肃讨论。美国可能应对措施是:第一,以SWIFT(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为基础改善跨境支付,比如SWIFT GPI;第二,不反对Libra美元稳定币这样挂钩美元的稳定币,做好风险监管和合规监管。

 

提问:就目前来看,全球CBDC整体进程会否有加速的趋势?

 

邹传伟:是的。除了美元,其他货币没有美元这样的地位,同时也有Libra的倒逼影响。目前中国的DC/EP的“替代M0,100%准备金,双层运营”模式在国际上很受认可。

DC/EP是银行、第三方支付的补充

 

提问:如果DC/EP在技术效率和商业拓展上做得足够好,其与“断直连”后第三方支付可以带来同样体验。DE/CP从某种角度可以看成提供了一个“冗余”或“后备”支付系统(redundancy payment system),即它们与其他私人支付工具(如支付宝、微信支付等)形成互补。目前你认为DC/EP面临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邹传伟:首先就是要看DC/EP能不能真正用起来。

在供给方,DC/EP的货币经济学设计很完善。技术的安全和效率以及“三反”(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和反逃漏税)等监管体系,人民银行可以结合测试情况来升级、完善,我们对人民银行在这方面的能力要有充分信心。

在需求方,市场对DC/EP的需求有多大?用户对DC/EP的接受程度有多高?DC/EP测试非常重要,因为不经测试就不知道答案,也不知道如何应对。此外,DC/EP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走向市场”(Go to market)策略?比如,人民银行如何调动商业机构在应用和推广DC/EP中的积极性?

 

提问:如何看待未来DC/EP与第三方支付、商业银行之间的关系?第三方支付面临的竞争是否加剧?

 

邹传伟:当前中国采取的“双层运营模式”并不存在央行跳过商业银行的问题。商业银行在DC/EP的“100%准备金,双层运营”模式中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商业银行在公众开立DC/EP钱包以及钱包“了解你的客户”(KYC)审查中发挥重要作用。老百姓、企业取和存DC/EP都是和商业银行交易。

从经济内涵看,DC/EP是人民银行直接对社会公众的数字形式的负债,其中不涉及商业银行。DC/EP采取账户松耦合模式,对账户(特别是银行存款账户)的依赖程度很低。

老百姓、企业拥有和使用DC/EP是通过DC/EP钱包,DC/EP钱包与银行卡是不同概念。

DC/EP支付,与目前银行卡的“四方模式”有很大差异。在开放式银行卡组织中,除去负责制定银行卡网络交易规则、为跨行交易转接清算的银行卡清算组织外,在一笔支付中实际发生资金流动的参与方有四个,即发卡机构、收单机构、特约商户和持卡人,发卡机构和收单机构分别由银行卡组织中不同的成员银行独立承担。

商业银行可以运行管理DC/EP钱包,但与钱包用户之间接近托管关系,而商业银行与银行卡用户之间是债权债务关系。

在DC/EP交易中,实际发生资金流动的参与方只有交易双方,资金流不经过DC/EP钱包的运行管理者。因此,DC/EP钱包的运行管理者的定位与银行卡的发卡机构、收单机构完全不同。

理解第三方支付的关键是理解支付账户。老百姓通过微信或支付宝支付、转账和发红包、抢红包,本质是支付账户余额的操作。支付账户所反映的余额本质上是预付价值,类似于预付费卡中的余额。

该余额所对应的资金虽然所有权归属于客户,但由支付机构以其自身名义存放在人民银行(“非金融机构存款”科目), 并实际由支付机构支配与控制。

相比之下,DC/EP在任何场景下都具有法偿性(Legal Tender)。DC/EP对现金的替代作用非常明显,对人民银行监控资金流向以及“三反”等方面监管具有很强政策含义。

第三方支付没有很强的政策工具意义。人民银行如果对DC/EP交易采取实时全额结算模式,也就是老百姓、企事业机构和商业银行等之间的DC/EP交易,都第一时间体现为DC/EP登记中心的更新,那么DC/EP将独立于目前银行卡的“四方模式”和第三方支付。

 

提问:DC/EP和第三方支付机构是否可能推进“公私合营”(PPP)模式?

 

邹传伟:是的。也有可能出现DC/EP托管和支付机构。本质上,这是在目前第三方支付机构备付金集中存管于人民银行的模式中,将备付金替换成DC/EP。第三方支付机构如果作为DC/EP托管和支付机构,就体现了金融基础设施中的公私合作安排。用户将有两种第三方支付账户充值方式:既可以向第三方支付机构的钱包转入DC/EP,也可以用商业银行存款充值。

用户通过这两种方式获得的支付账户余额是完全等价的,从而第三方支付行业对各种应用场景的渗透,以及建立的二维码等收单系统,就可以在DC/EP应用推广中发挥积极作用。

 

提问:你认为CBDC会否导致狭义银行?

 

邹传伟:狭义银行的含义是,在商业银行的资产方,与存款相对应的完全是存款准备金或国债。比如,如果要求存款准备金率是100%,就会实现狭义银行。

在狭义银行中,商业银行如果放贷,就得使用股本金,并且贷款不会派生出存款,商业银行不参与货币创造。

CBDC与狭义银行是不同层次的概念。CBDC并不必然导致狭义银行。DC/EP的“100%准备金”与狭义银行意义下的“100%存款准备金”不是一回事。

老百姓如果用商业银行存款去取DC/EP,会对M2造成紧缩效应,对货币的影响类似于老百姓去商业银行提现。但这个紧缩效应的规模不会很大,人民银行的货币政策完全可弥补。

 

DC/EP有助推动人民币跨境

 

提问:与2008年金融危机后一样,此次美元荒震动全球市场,当前对于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讨论似乎又有升温之势,发行DC/EP似乎也是关键的一环。DC/EP存在跨境支付的优越性,是否能够促进人民币国际化?

 

邹传伟:DC/EP交易不依赖于银行账户,天然具有便于跨境支付的特点。来华旅游的境外居民可以在不开立我国内地银行账户的情况下开立DC/EP钱包,享受我国的移动支付服务。

只要境外商家愿意接受人民币,境外商家并不需要在我国商业银行开立账户即可申请开立DC/EP钱包,我国居民就可以使用DC/EP进行跨境支付了。

DC/EP跨境支付,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在境外使用逻辑完全不用,理论上可以不依赖SWIFT体系。

 

提问:但人民币国际化离不开一系列制度安排。您当前认为最关键的是什么?

 

邹传伟:的确如此,DC/EP跨境支付主要增强人民币作为贸易结算货币功能,而且初期主要用于小额贸易结算。但是贸易结算货币功能中,“含金量”最高的是石油等大宗初级商品贸易结算,仍是美元计价。

除了贸易结算货币以外,货币国际化还有两个重要维度:投资货币和储备货币。这就显著超过了跨境支付范畴,影响因素很多,最重要的包括——可自由兑换,币值稳定,境内金融市场成熟且开放度高,以及境内法律环境完善,特别在产权保护方面。

比如,我国正在加大金融市场开放力度。DC/EP将来如何用在金融交易场景?这在金融基础设施层面是一个前沿问题。

比如,日本银行与欧央行合作的Stella项目、新加坡金管局的Ubin项目和加拿大银行的Jasper项目等都包含针对区块链应用于金融交易后处理的试验。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

帖子投票

名称 是否有价值
加密数字货币群组的头像

加密数字货币

数字加密货币群组官方QQ群:785045428。

投票统计

内容是否原创:0%

0% Complete (success)

内容是否有价值:0%

0% Complete

内容是否有素质:0%

0% Complete (warning)

内容是否合法:0%

0% Comp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