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详情 您在阅读帖子内容并对帖子进行投票之后,可发表回复。

新冠病毒有何危害?伤害你的大脑:失去嗅觉、头痛、失忆

分享到: 分享到QQ  分享到Twitter
作者:BigLoser    访问次数:88    投票总数:0   
创建时间:2020-04-17 22:02:51   

译者注:发烧、咳嗽、呼吸困难,这都是我们最初所熟知的新冠肺炎症状。

但是随着失去嗅觉、头痛、失忆等更多症状的出现,科学家们开始怀疑,新冠病毒是否会对大脑造成伤害。

但是数据的缺乏让科学家们难以确定病毒是直接还是间接伤害大脑。只有揭开其中的秘密,才能够让他们对症下药,并最终战胜疫情!

三月份的第三周,当新冠病毒(SARS-CoV-2)开始在底特律肆虐时,亨利?福特医院接诊了一位58岁的航空公司工作人员。

就像其他无数涌入急救室的患者一样,她也出现了发烧、咳嗽和肌肉疼痛的症状。但是,她的身上还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脑袋犯了迷糊,除了名字她什么也记不住了。

亨利?福特医院的医生首先对她进行了新冠肺炎(COCID-19)检测,结果呈阳性。

接下来的CT和MRI(磁共振)扫描显示,膨胀的大脑褶皱已经与她的头骨接触在一起。医生从电脑屏幕观察到许多白色的病变点,每一个都充满了死亡和垂死的神经元。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古怪的失忆原来是并发症?

 

医生最终的诊断结果为急性坏死性脑出血病(ANE),并且在上个月的《放射学》杂志上详细介绍了这种危险病症。这是一种罕见的并发症,偶尔伴随着流感和其它病毒感染出现,但通常发生在儿童身上。

科学家认为这种脑损伤不是由病毒本身引起的,而是由一种叫做细胞因子的炎症诱导分子引起的。病毒感染有时会导致人体免疫系统产生过量的细胞因子。

科学家们仍在试图找出COVID-19是否也存在这种情况,或者新冠病毒能否直接侵入神经系统。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会对医生诊断和治疗新冠肺炎患者产生广泛的影响。

 

奇怪症状是大脑遭病毒入侵了?

 

我们所熟悉的新冠肺炎症状包括发烧、咳嗽和呼吸困难。但是,医生们也发现了其它一些奇怪的症状,比如头痛、精神错乱、癫痫、刺痛、麻木以及嗅觉或味觉丧失。

专家们说,新冠肺炎出现这类神经系统症状频率的公开数据仍然很少,在全世界官方统计的200多万感染病例中,它们可能只占一小部分。但对医生来说,这些新症状很重要,因为不同的症状可能需要不同的治疗方法。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神经学家S?安德鲁?约瑟夫森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神经学家S?安德鲁?约瑟夫森称:“我们用来治疗任何感染的药物对中枢神经系统都有渗透。

但大多数药物都不能通过血脑屏障。如果冠状病毒突破血脑屏障并感染神经元,那么我们就很难找到有效的治疗方法。”

目前,许多医生正借助抗病毒药物来降低新冠病毒的复制速度。他们经常将其与类固醇结合,以防止免疫系统过度反应产生具有破坏性的炎症。

如果医生知道患者大脑中有新冠病毒,就需要改变救治方式。这对医生来说是一个难题,毕竟呼吸机可帮不了大脑。

 

奇怪神经系统症状可以作为早期预警!

 

2月下旬中国武汉的神经病学家发表了新冠肺炎影响中枢神经系统的首批报告。通过分析华中科技大学附属的协和医院214名患者的健康记录,研究团队发现,其中36.4%的患者表现出了神经系统相关的症状。

研究人员观察到的最常见症状包括肌肉疼痛、头痛、头晕或精神错乱,但这些症状在任何病毒感染中都会表现出来,尤其是在老年患者。

少数患者出现了更明显的神经系统症状,包括中风、长时间癫痫发作和嗅觉消失。至少有一部分患者,在出现咳嗽和发烧症状前几天就开始出现神经系统症状,尤其是伴随头痛症状的患者。

医生需要考虑到大脑功能的改变是否源于新冠病毒,以避免延误诊断或误诊。

约瑟夫森在发表于《美国医学会神经病学杂志》的一份同行评议研究报告中写道,如果未能识别这些早期的预警信号,可能会导致患者出院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传播病毒。

约瑟夫森说:“我们一直告诉人们,这种新疾病的主要并发症是肺部疾病,但似乎有相当数量的神经并发症被患者和医生们忽视。”但他认为新冠病毒导致神经损伤并不意外。

任何严重的病毒感染都可能通过直接感染或通过免疫系统反应引起的炎症间接影响中枢神经系统。无法确定新冠病毒是直接还是间接感染神经系统,已经成为这项研究最大的阻碍之一。

 

疫情的压力让医生们无暇收集数据

 

虽然收集患者数据有助于查明是患者大脑功能紊乱的原因,但第一波疫情爆发带来的压力让医生们无暇顾及。

比如,从2月份开始,武汉的医院里就挤满了患者,医生们常常不得不依靠患者对症状的描述进行诊断。

他们有很多事情无法去做,比如拍摄脑CT、测量神经系统活动,或者在脊髓液中寻找冠状病毒的副本的等等。同样的情节正在世界各地上演。

在缺乏数据的情况下,研究人员只能借鉴病例报告中那些不完整甚至有时相互矛盾的信息。

3月21日,在病人信息共享平台Cureus上就描述了一名74岁荷兰男子的案例。该患者已经患有慢性肺部疾病、帕金森氏症和中风,就诊时出现咳嗽和轻微发烧症状。

胸部X光检查排除了新冠肺炎之后他被送回家了。结果24小时后他又回来了,只是已经无法说话,也不能进行眼神交流了。

他的病毒测试呈阳性,但脑部扫描和脊髓液测试没有发现他感染的迹象。因此他的医生得出结论,新冠病毒不会穿过血脑屏障来伤害神经元。

还有4月3日发表在《国际传染病杂志》上的一篇报道: 住在日本中部的一名24岁的男子因头痛、发烧和疲劳症状去看医生,但他的病毒测试呈阴性。

三天后他去了另一家诊所,胸部X光和血液检查也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四天后,他被发现昏迷不醒的躺在地板上呕吐。

CT扫描显示他的大脑出现肿胀,新冠病毒的检测还是呈阴性。医生最终在他的脊髓液中发现了病毒,因此他们得出结论,新冠病毒可以侵入中枢神经系统。

由于腰椎穿刺过程让血液混入了样本,亨利?福特公司的医生们无法对那位航空公司员工的脊髓液进行病毒测试。

尽管无法证实这位病人的中枢神经系统中是否存在病毒,但她的医生认为,她的症状与病毒感染是一致的。

参与了病人诊断的神经学家埃莉萨?福里告诉《纽约时报》:“这可能表明,在罕见的情况下,病毒可以直接侵入大脑。”

 

想要脊髓液检测有点难

 

许多医生们也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实施这项测试。

曾为那名荷兰患者提供治疗的团队成员、神经病学住院医生亚细亚·费拉托夫说:“目前还没有脊髓液病毒检测的操作指南,对脊髓液的处理必须不同于血液或鼻腔拭子。我们试图联系美国各地的多家实验室和机构,不幸的是,目前不仅缺乏测试协议和试剂,而且大多数实验室都没有这个能力。”

 

约瑟夫森说,随着检测能力的继续扩大和对鼻腔拭子检测需求的下降,这种情况可能在未来数周和数月内发生变化。

当新冠肺炎患者出现神经症状时,更广泛的脊髓液测试可以让医生更准确地记录患者情况。但是约瑟夫森认为,单个案例虽然很诱人,但也可能只是巧合。

 

叛变的ACE2受体

 

如果新冠病毒被证明能够入侵大脑,爱荷华大学的微生物学家和传染病医生斯坦利?帕尔曼可能不会感到震惊。

在2003年导致774人死亡的SARS疫情期间,病理学家只进行了几十例尸体解剖研究,但他们在至少8个病例的大脑、肺、肾脏、消化道和脾脏中发现了少量病毒及其基因组。

帕尔曼想知道大脑中的病毒是如何出现的。因此,他针对一种名为ACE2的受体进行了研究,这种受体是SARS病毒入侵人类细胞的桥梁。

 

在2008年的一项研究中,帕尔曼和他的同事通过基因工程培育出具备这种受体的老鼠,然后向它们的鼻子里注射少量的SARS病毒。病毒并没有进入它们的肺部,而是通过嗅觉神经元像爬梯子一样进入它们的大脑。

一旦进入大脑,SARS病毒会迅速传播,造成广泛的神经损伤,导致动物死亡。

几年后,科学家们又对引起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的冠状病毒进行了同样的研究。在这两项研究中,病毒都表现出对某些区域神经元的偏好,其中就包括脑干。同样,新冠病毒也是使用ACE2作为进入人类细胞的分子通道。

尽管COVID-19的死亡人数远超以往,但并没有进多少尸体解剖。到目前为止,已经发表的几个案例主要是检测患者的肺。

但是据帕尔曼称,中国研究人员已经仔细观察了19名死去的COVID-19患者的头骨,并发现了潜伏在脑组织中的冠状病毒。

这些尸检研究尚未发表,但帕尔曼表示,这是他所见过的最有力的数据,证明至少在严重病例中,新冠病毒可能穿过血脑屏障。

 

新冠病毒对鼻腔嗅觉细胞的破坏

 

但最让帕尔曼感兴趣的不是这些严重的病例,而是看不出被病毒入侵大脑的轻症患者,比如说失去嗅觉的情况。

初步数据显示,这种突然的嗅觉丧失发生在30%至50%的新冠肺炎的感染中。通常这是最先出现的症状之一,这表明新冠病毒可能会破坏鼻子内的嗅觉细胞。

帕尔曼称:“如果患者出现有新冠病毒相关的脑部疾病,你可能会认为这是源于人体唯一直接暴露在外部的鼻腔神经元。但我们没有证据证明这一点。而且患者除了失去嗅觉再也没有其它变化。”

目前还没有人确切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病毒似乎在鼻子里停下了脚步,而不是像帕尔曼的实验一样顺着老鼠的鼻腔神经元爬进大脑。不过,线索正在逐渐浮现。新的研究表明,人类的嗅觉神经元似乎对ACE2“不感冒”,所以不太可能发生类似于老鼠身上的那种情况。

本月早些时候,来自美国、瑞士、意大利、比利时和英国的研究人员发布了两份不相关的报告,他们绘制了呼吸道和鼻腔通道中ACE2受体的位置。

两组科学家分别在许多不同的细胞类型上发现了这些受体,重点是其中并不包含嗅觉神经元。他们的分析表明,这种病毒可能会感染鼻子里的其它细胞。

哈佛大学神经病学家领导的研究团队猜测,入侵点可能是毛细血管周围的细胞,这些细胞参与维持血脑屏障。

来自日内瓦大学的一个研究团队推测,这种病毒可能针对嗅觉神经元周围的特殊生命支持细胞。如果这两种细胞受到感染,可能会暂时损害或阻止嗅觉神经元与气味分子的相互作用。

验证这两种机制都需要对COVID-19患者鼻子内的活组织进行研究。但是,正如帕尔曼指出的那样,很难让那些患者为科学研究贡献他们的一小部分鼻腔。

在进行更多的大规模研究之前,医生们仍然主要依靠自己寻找治疗有神经症状患者的方法。现在,他们所能做到的就是分享经验来帮助其他人。

在底特律,一名患有罕见脑炎的COVID-19患者目前正在康复中心接受治疗。

神经学家福里在医院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说:“我对她的康复持非常谨慎的乐观态度。这名患者的病例表明,医生有必要增加需要注意的症状。检查肺部的同时,别忘了大脑。”

帖子投票

名称 是否有价值